学院新闻
News

【金融学子风采】魏允升:道阻且长,不卑不亢 

发布日期:2020-07-06

魏允升 2016级金融学CFA(国际化实验班)

去向: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房地产经济与金融硕士

标化成绩:GPA 3.9 IELTS 7 GMAT 760

荣誉奖励:西南财经大学出国境奖学金/西南财经大学乙等、丙等学业奖学金/CFA Research Challenge校内赛二等奖、三等奖/CFA奖学金

交换经历:加拿大劳瑞尔大学学期交换项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暑期学校项目

实习经历:浦发银行南京分行金融市场部资管团队/平安证券研究所/安信证券四川分公司机构业务部/交通银行江苏省分行投资银行部/东兴证券研究所

西财,一个开启我独立思考的地方

根植于对未来的未知,我怀着迷茫来到了西财。笛卡尔曾说过,拿不定主意的人,或欲望过大或悟性不足,我一直自觉是缺乏悟性,所以一直谨小慎微。从小到大,我从没有经历过住宿学校,这是第一次与文化背景不同的同学共同学习与生活。对于室友亦或是同学,我一开始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并不断开始思考如何与他人相处。大家都脱去高中时期统一的校服,摆脱千篇一律的校园作息,重塑得到正确答案的一致思维,开始展露自我的一面。长久以来,我不知道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人,只知道自己不喜欢的模样,所以常常会否定自己。

在大学,却因为接触到的是异质化人群,我开始正视自己的特点,发掘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我渐渐打破绝对是非黑白的枷锁,审视自己一直以来无聊的坚持,站在灰色地带里小心翼翼得张望,开始包容,开始接纳,这是独立思考的萌芽。不拘泥于课本知识,我不断和朋友分享观点,从思想者的雕像走到尔静桥边,尔静桥的灯亮了,思想的火花也被点燃了。

这样的思考,被运用在不同课程的学习里,也在这一过程里被不断锤炼。金融范畴下的各个科目,各自有着不同的逻辑框架,有着独立和交叉的内容,共同描绘出金融学的整体知识体系。在螺旋式上升的汲取知识的过程中,我真正意识到,与我早先的认知不同,金融人不单单是要拥有大局观,也不仅仅需要快速捕捉和分析处理瞬息万变的信息的能力,更重要也是更关键的是把自己变成一个知识库。

金融不只是关于资金有效配置的学科,它说到底更是一门关于人的学科,尽管它有着自己的逻辑体系,却仍然需要金融人对社会运作、人的行为认知等等一系列知识融会贯通。西财的老师和同学们带领我、陪伴我一同探索专业化的知识,不断尝试将现有的理论充分运用到实践中,我们了解多样化的金融工具,学习不同种类的估值模型,做各种各样的展示,打开局限的思维。我能够感受到,我对自己的专业,自己的定位,以及未来的发展有越来越清晰的认识,我的迷茫渐渐消散了,也许我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悟性不足,只是缺乏辅料而已。

但这些远远不够,我还想接触更多、学习更多。作为CFA国际化实验班的一员,我一直将培养国际化视野的想法放在心中,借由学院提供的机会,我在2018年秋季有幸参加了加拿大劳瑞尔大学的学期交换项目。

在整个交换过程中,除了惊讶于西财的课程深度和广度已经完全达到甚至超过了国外一些商学院的本科水平外,最震撼我的是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他们对中国近乎一无所知,却又迫切得想要了解中国。在一次学校组织的野营中,我和几个外国学生闲聊起来,他们不清楚中国有自己的社交软件、好奇中国人如何了解世界;在一门课的office hour中,教授在解答我的问题之余,十分好奇中国的教育体系,想要了解各个教育阶段的时间跨度;而在另一门课上,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是中国的经济政策及其对世界的影响。我这才真正意识到,我们想了解世界,世界也想知晓我们。或许,我也可以承担起这样一份向世界展示中国的责任。这样的交流令我兴奋,我也期待踏上更多的国际旅途。

(国际生Party日)

于是,我又参加了LSE暑期学校的项目。十分偶然的,我在去伦敦的飞机上遇到了来自曼彻斯特的一家人,他们十分健谈,向我感慨中国的现代化,也热情得介绍伦敦的景点、购物中心云云。有意思的是,他们似乎也对中国的教育充满兴趣,期间向我询问起了中国的高考制度,对于这个复杂的话题我向他们尽可能详细得介绍了一番——世界对于中国的好奇也许真的超乎我的想象。

(和国际生朋友们的合照)

在夏校项目期间,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伙伴们畅谈,从学术方面到生活细节,彼此都十分包容与开放:我和一位来自土耳其的学国际关系的姑娘从另类投资课程聊到他们的晾衣架、家里的咖啡机;和来自乌克兰的漂亮姐姐共同探讨健身的正确姿势;和一位祖籍是浙江却满口台湾腔的意大利华人一起熬夜复习……或长或短的旅途上我遇到了许多人许多事,得到了太多的帮助,也变得不再吝啬自己的付出。我更加珍视人和人之间的交往:追忆起仍在加拿大的时候,我和一位来自伯明翰的小哥聊起亚瑟王的故事和中国的神话传说,在室友打工的中餐馆招待了日本和韩国朋友;在离开加拿大的时候,我紧紧攥着那位韩国姑娘送我的信,脑海中不断闪现四个月的点点滴滴,第一次真正有了与国际友人交往的实感,这些经历更加坚定了我走向世界的决心。

(韩国姑娘送我的信)

终于在大四上学期,经过全方位的准备,我开启了申请的道路。然而,即使是自觉准备充分,也可能迎来与预期截然相反的结果,骨感的现实来得太快。跌宕起伏的申请季还未过一半,我接连经历了保底学校推荐信传输出问题、圣诞节前一天收到匹配学校喜欢的项目的拒信、加申后继续被拒。整整三个月,我只拿到了保底学校的录取。突然间我又迷茫起来,好像回到了刚刚迈入西财、还没有转专业时的自己一样,不知道自己一直坚持的一切、花费的所有在哪里能够体现意义。最可怕的是十二月初时,CFA一级考试、忙碌的实习、期末论文、文书的最终修改一起压在我身上,整个人近乎崩溃。在拒信接到麻木之后,当发觉LSE给我的是waiting list而非拒信时,我甚至比拿到直接录取还要兴奋。这说明至少我是被认可的,至少我之前的努力还不算白费。申请是漫长且痛苦的过程,是不断崩溃,不断心理建设,再不断崩溃的过程,它十分磨炼人的心性。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醒悟,纠结一切的根源在于用单一外物来定义自己这个愚蠢的思维——没有谁能被这样简单的定义,更别说诸如申请不过是人生旅途中一座小小的山丘,“凡事要向前看”,我的决心不可能因此动摇,我定然仍会以自己的方式阔步向前。当LSE最终向我伸出橄榄枝时我却十分平静,我很感激我得到了目前最想要的结果,但就算没有这个机遇也无妨,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不确定,坚守住心中的微光,才能照亮远方的路。

回忆过去的四年,西财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的有沉稳的教学楼、麦克风的杂音、以及尔静桥上的光影,也成为了值得我静下心来时反复回味的片段,构筑了我对自己、对未来的信心,成就了我目前的所思、所想:每个人都是原石,处处碰壁受伤可能是你仍有棱角,精心打磨也并非是除去自己的异质性、变成千篇一律被铸造出来的商品,而是露出被那些棱角掩盖掉的光芒。这光芒,不仅要在自己的天地里掀起风暴,更要闪耀全世界。你会越来越强大。

上一篇:2020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科技建模大赛精彩举行

下一篇:金融学院招生宣传专栏

关闭